蜜蜂分享网

敦煌莫高窟值得一去吗?

趣多拉

2021/5/4 16:39:28

敦煌莫高窟值得一去吗?

其他回答(2个)

  • 微在涨姿势

    2021/5/9 0:05:05

    吴哥窟又称吴哥寺,位在柬埔寨西北方。原始的名字是Vrah Vishnulok,意思为“毗湿奴的神殿”。中国古籍称为“桑香佛舍”。它是吴哥古迹中,保存得最完好的的庙宇,以建筑宏伟与浮雕细致闻名于世,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庙宇。 敦煌石窟---莫高窟俗称千佛洞。位于甘肃敦煌市东南25公里的鸣沙山东麓崖壁上,上下五层, 南北长约1600米。始凿于366年,后经十六国至元十几个朝代的开凿, 形成一座内容丰富、规模宏大的石窟群。它们是不一样的第一一个是神殿一个是佛洞第二一个气候湿热一个气侯干燥,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

  • 哈啤的主子

    2021/5/17 19:38:59

    18年去过,在雅丹地貌回程的时候,门票两百,题主放的这个图片就是所有的景色了,不骗你,就这点。

    并没有大失所望,因为这和我想象中的玉门关一模一样,甚至保存完好程度比我想象中高很多……其实网上的长城遗迹图看多了,对玉门关的想象基本就不会太脱离实际,毕竟老房久无人住尚且坍塌,何况百年来风吹日晒、人烟罕至的一截截防御工事呢?


    文学的玉门关

    我相信很多人对玉门关的记忆都是从王之涣的《凉州词》开始的——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玉门关,就好像一座屏障,把守者中原和异域的门户,交流着双方好奇的目光,隔绝了血气与旖旎——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王昌龄《从军行》
    玉门关城迥且孤,黄沙万里白草枯。——岑参《玉门关盖将军歌》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戴叔伦《塞上曲二首》

    “生入玉门关”,这个文学上对玉门关最早的引用出处,则见于《后汉书·班梁列传》:

    超自以久在绝域,年老思土。十二年,上疏曰:「臣闻太公封齐,五世葬周,狐死首丘,代马依风。夫周齐同在中土千里之閒,况于远处绝域,小臣能无依风首丘之思哉?蛮夷之俗,畏壮侮老。臣超犬马齿歼,常恐年衰,奄忽僵仆,孤魂弃捐。昔苏武留匈奴中尚十九年,今臣幸得奉节带金银护西域,如自以寿终屯部,诚无所恨,然恐后世或名臣为没西域。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臣老病衰困,冒死瞽言,谨遣子勇随献物入塞。及臣生在,令勇目见中土。」而超妹同郡曹寿妻昭亦上书请超曰:……书奏,帝感其言,乃徵超还。唐·李贤注:「玉门关属敦煌郡,今沙州也。去长安三千六百里。关在敦煌县西北。酒泉,今肃州也。去长安二千八百五十里也。」

    这个后人引用带着些许悲壮的典故,的确是由班超半生辛酸造就。在年老的一次上疏中,班超这样向皇帝请求:不奢求能离长安像酒泉这么近(距长安2800里),只要能在玉门关(距长安3600里),能够遥望中原老臣就满足了。

    看玉门关的城墙就知道了,哪怕是金石也难逃风沙磨砺,何况人非金石,久在异乡,岂能无伤?


    远去的是历史,代代兴起的永远是人

    我在读白永生的《消失的民居记忆》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科技不断向前,然而过往的居住文化、生活方式却停留在那里。损毁,是每个建筑生命的终结。土坯来自黄土,最终归于黄土风化,梁柱来自于大地生长,依然回归于大地腐朽。


    苏武的旄节已经无存,张骞的驼铃已经消失,只有人在这片土地上代代生息,有的如春风过耳、与草木同休,有的像玉门关一样留下遗迹,当后人们看到,就好像能隔着层层历史,看到当年的黄沙、当年的风雪、听到当年的驼铃。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